走形的“抄作业”:从河南到全国,封路,封村,封户

伴随着各地网友“抄河南作业”的呼声,以及疫情和恐慌情绪的不断发展,各种硬核封闭措施像多米诺骨牌逐渐在全国推开,升级用木板或铜管对武汉返乡人员进行封门、封户。各地硬核封路带来的负面影响逐渐显现。

本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归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文|每日人物都�M 编辑钟十五

武汉1月23日宣布封城后,率先做出反应的是紧邻湖北的人口大省河南。比许多当地居民更早感受到河南防疫措施的是一众网友。在网络上,河南土味十足却行之有效的防疫措施被网友们称为“河南硬核”,并开始占据热搜。

这些见诸网络上“带病回乡,不孝儿郎”等防疫宣传横幅的图片,以及高音喇叭循环播放防疫信息的视频背后,所有硬核措施的核心是封闭和隔离。

就在除夕当天,部分村庄开始设立劝返点,对试图进入村镇的所有外部车辆进行劝返禁入。

伴随着各地网友“抄河南作业”的呼声,以及疫情和恐慌情绪的不断发展,各种硬核封闭措施像多米诺骨牌逐渐在全国推开,升级用木板或铜管对武汉返乡人员进行封门、封户。

设在村口的劝返点。网络图

突如其来的“封村”

大年初一,于光的村子封了。

于光的活动范围彻底只剩下了几间房和一个院子。于光的家在河南省南阳市桐柏县的一个村子,距湖北的直线距离仅数十公里,驱车半个小时即可抵达湖北境内,距离疫情中心武汉也只有200公里。

于光忍不住责备自己为什么这个节骨眼还要跑回来。春节前,回到家的于光陆续出现干咳、发热、乏力等症状,也为此早早买好了口罩。

返乡前的这一路行程,于光已经在脑海里反复回想过多次,但想来想去“顶多飞机从武汉上空掠过”。1月19日他结束东莞的出差,1月20日从广州飞回北京,1月21日自北京西站乘高铁到达信阳后坐汽车回到桐柏。

于光的病情在1月23日加重,咳嗽的更厉害,体温也升到了37.7℃。此时,县里要求所有诊所医生回村排查外出返回人员,发烧者要到县城中心医院体检。于光决定去医院。在做完CT等一共五项筛查检测确认自己不属新冠肺炎后,于光回家自我隔离起来。

与于光的高度警惕不对称的,是家人及周遭村民对待疫情的松懈,“父母爷奶那一辈人戴口罩的,不到5%”。直到1月24日除夕夜,村里也没有采取任何大规模的防疫措施或防疫宣传,当晚家人还在犹豫大年初一去拜年走人家,这遭到于光的极力劝阻。

同样在大年初一以前,许之也没有感受到村里的气氛与往常有什么不同。许之的家住在另一与湖北交界的地方――河南信阳市商城县上桥石镇,距湖北不足百公里。自打1月10日回村近半个月里,许之只听说村里打电话给武汉回来的人,让他们不要出门拜年。

网传的硬核防疫宣传横幅。网络图

据媒体报道及网友的自发披露,河南省大规模的防疫措施开始于1月24日除夕。1月24日发布的疫情通报显示,河南报告确诊病例为9例。

形势很快发生变化,措施在大年初一进一步升级。据河南省卫健委1月25日发布的数据显示,河南省确诊病例由23日的个位数9例猛增至32例,24日一天新增23例确诊病例。

恐慌情绪开始在乡间传播。大年初一一大早,于光的父亲听说本县某村死了一个从武汉回来的人,并且那个村已经封了。这传言让村里人人心惶惶。于光表现出的咳嗽症状,更让他的父亲慌了。

于光的父亲是村里的队长,于是做出决定把通向村子的路拦上,“大家害怕有携带病毒的进来”。于光说,父亲做出这决定很快,也没有经过村民大会商议。

于光的村庄没有喇叭,“封村”前无法广播消息。“封村”的方式也很简单,将一根竹竿架在村口的路上充当路障,不允许外人入村。

后来于光根据河南卫健委的通报证实到,河南省首例死亡确诊病例的死亡时间为1月25日23:05,也并不是于光村子所在的信阳市,而是相邻的南阳市。

于光感叹谣言对提升农村防疫意识的重要作用,“农村人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只有听到旁边哪个地方出事了,才真的会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不过,因生病,于光的父亲要替他买药频繁出村,却遭村民们埋怨。但在村庄内部,为避免村民向村外流动,娱乐、往来等活动并不受限。

“几乎是说封就封”的遭遇,许之在初二一早醒来也碰到了。

许之的村庄封路更为简单粗暴,也是网友们津津乐道的“硬核”措施。村里直接调来渣土车,将一整车渣土倾倒在村口唯一的进出道路上。许之为此庆幸,父母亲因此意识到局势十分严重。

用一车渣土堵住村路口,简单粗暴。受访者供图

“封村”后更加冷清,街道空荡荡的,“街上都看不到人。”原本单调的冬季乡村生活,因封村变得更加枯燥与无趣。

“没有上午”是许之生活最为直接的变化。一觉睡到中午,起床后看看电视剧,刷刷微博,再干点正事。一天过得倒也很快,但无聊成了最大的问题。此前的外出购物、聚会,哪怕是在乡村的街道上闲逛,都成了禁忌。

许之的父亲有时会去亲戚家打牌,许之觉得“天天就那几个人,也不怕”。村民们也有凑在一起聊天聚会,只要不去村外,没有人会在意。在许多村民眼里,村外的世界充满了危险和不确定性,将村庄隔离起来是最安全的选择。

硬核升级:从封村到封户

除了封村,还有升级到家的封户。

就在武汉封城的同一天,河南省发布了《致武汉返豫老乡、武汉来豫同胞的一封信》,要求1月10日后从武汉返回河南的所有人员都要进行14日的居家隔离,确保潜伏期过后无发病症状才能够解除隔离。

1月10号前从武汉回河南的李芒,在除夕当天被社区工作人员告知不能走亲戚、不能出门、不能聚会,连去买消毒水也被赶回来。如今,只能在自家楼里上下来回走动。“大家知道我是武汉回来的,都不来我家了,就算出去也没人跟我玩了。”

对这些隔离措施,就读法律专业的李芒认为是必要的,“很大程度上体现的是一种态度”。

有些村庄采取升级的隔绝措施,将写有“本户有武汉返乡人员,请勿相互来往”的红底白字的警示横幅拉在武汉返乡人员的家门口。

封户人家门口拉出的横幅,劝阻相互往来。网络图

河南洛阳市新安县掌礼村一武汉返乡人员的门口就被拉了这样的横幅,还张贴了一张告示,表示将“重点关心本户人员的生活状况”,下方则留有村支书电话。每日人物拨打该号码,试图了解被隔离情况时,对方未予介绍,此后则未再接听。

封户措施不仅针对武汉返乡人员。晓琦家住甘肃定西市岷县农村,姐夫自湖北荆州返回后去她家拜年,村委会知道后在晓琦家门口拉上了“家有武汉返乡人员,谢绝拜访”的横幅。

之后,晓琦听村委会说,封户对象要扩展到整个湖北,“不写武汉了”。截至发稿,晓琦家横幅尚没有将武汉字样改为湖北。

被封户后的晓琦一家,只能在院子里活动。没有人去晓琦家拜年,门口的马路上也没有人经过。不允许外出,一家四口只能靠过年储备的年货度过隔离期,但是基本药物缺乏让她还是有点担心。

封户措施很快不再限于农村,对城市居民的封户甚至更为直接。如在郑州,某小区派保安人员24小时坐在武汉返乡人员家门口,家中所需由社区代购。

除此,每日人物了解到,多地工作人员直接利用钢管或木条将居民防盗门钉死,并张贴武汉返乡户标志,告诫他人不要来往。

被用铁链封起来的一户人家。网络图

江苏涟水一武汉返乡居民在门外被张贴“此户系武汉返乡人员,请勿接触”标志后,因对隔离措施不满与工作人员产生争吵,民警及工作人员随后用多根钢管将该住户防盗门钉死。

该事在1月30日经媒体报道后,江苏涟水县政府回应承认“确实有点过激”,并称该措施现已解除。

硬核并发症:越抄越离谱的“作业”

河南的硬核做法很快就被隔壁的另一人口大省山东“抄作业”。

1月26日正月初二后不久,山东各地村镇开始“封村”。不同河南自下而上的自发组织,山东各村镇均是接到上级政府的统一指示后封闭村庄道路,杜绝外来人员入村。

据官方通报,截至1月25日24时山东共确诊病例39例,而刘波所在的潍坊市有两例。

很快在本村微信群里,刘波看到村支书召集志愿者去村口劝返点值班的消息。活动自愿报名,没有报酬。一开始没人报,后来村支书发了火,村里平时比较活跃的去了。刘波跟村里人来往较少,没有去。

在村口,劝返地点搭起了一个大型的蓝色帐篷,供值班人员休息。“很夸张,老远就能看见”,但不像网传其他地方在劝返点布置红缨枪、玩具步枪甚至青铜大炮那样骇人。起初村民们还可以自由出入,到1月29日就不可以了,理由是村支书被镇上批评,说“有车辆进出”。

硬核劝返点。网络图

故1月30日开始,一律不允许车辆进出,本村的也不行,出去后就不能回来。刘波的村子位于市郊,交通便利,村内有多个为市里大厂供应汽车零部件的小型加工厂。村支书的决定影响到那些上班的,刘波出了主意:车放在村外面,走着进村。

受影响的不止要外出上班的人。春节假期即将过去,但“封村”后拉货送货的车辆无法再正常出入,工厂也就无法照常开工。“肯定不行,要求(正月)十五以后开工,外地员工都不让来了。”

在“封村”措施加强前,刘波的村里除夕夜有一个从武汉回来的人,因没有主动到村委会备案,后在大年初一被邻居举报。刘波说,村支书没有没向村民公开宣布这件事,也没采取强制措施,只是让他自己在家隔离,“现在不让讨论这个事了”。

但这“抄作业”的事情,很快在别省开始失控。

1月27日,家在陕西省安康市平利县的雷磊开车去甘肃未婚妻家中,想从邻县岚皋县经国道上高速。行至岚皋县时发现,这里每个村镇的道路都被砌上了墙。陕西省岚皋县位于陕、渝、鄂三省交界。

网传的道路被封。

雷磊告诉每日人物,不仅村口道路,连岚皋县内的部分省道、国道也被巨石、砌墙堵路,相比于渣土,这些措施一旦形成便绝无通行的可能。这些隔绝动作之快,也让本地许多村民反应不及,“很多人去亲戚家打牌,晚上走的时候就回不去了”。

该说法得到官方的证实。据岚皋县疫情防控领导办公室下发的一份红头文件显示,岚皋县内所有水陆客运交通暂停,除G211香河大桥监测站外的所有进出县道路由所在镇政府进行封闭,并要求各村组间道路全部切断,禁止一切车辆通行。

最后,依靠熟悉山路的哥哥,雷磊找到了一条能够通往高速的路。但这途中必须要翻过一座堆满积雪和碎石的山路。为走这条山路,雷磊还专门买了车轮链。

各地硬核封路带来的负面影响逐渐显现。

1月29日,湖南郴州临武县的急救医务工作人员在网上发帖称,1月27日晚接到120报警前往花塘乡敬老院接病人,因当地一村庄设卡封路,阻挡了救护车的生命通道,“100米距离就遇到了两个卡点”。视频中显示,其设卡方式是直接将卡车横在路中间,将交通彻底阻断,且旁边无人值守。

1月28日,公安部召开会议,要求对未经批准擅自设卡拦截、断路阻断交通的违法行为,依法稳妥处置,维护正常交通秩序。

就在当天晚上,雷磊从父亲那里听说,原有的大部分路障已改为半开放式,允许部分车辆通行。

刘波的村口没有砌起围墙,堆起沙土,但村庄现在看起来空无一人,村民们尽量避免在街上停留以免被呵斥盘问。村口劝返点那顶突兀的蓝色帐篷,刘波不知道它还要存在多久。

(文中除雷磊外,其余受访者均为化名)